米粥QAQ_葛优瘫中

待一阵清风

从南方,吹过耳尖

可否听见谁轻轻言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睡,起嗨!

【铃铛12】This story never ends

-我,好短

@肆意妄言 

-有下篇,肆言写的

-下篇

-生活处处有惊♂喜,深藏功与名

日常是由一出出平淡的一幕幕连接而成的电影,不断地重复播放着。如同流水般舒缓的音乐敲打在青石板上,雨过遗留的水分子折射阳光变成彩虹朝着所触及不到的彼岸延伸。相濡以沫,共度余生,直到时间流逝,灰色成为了回忆的主色调。还记得轻哼的小调儿,还记得饮下的合卺酒。酒水映着星空,星空匿在对方的眸中。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有个人这样轻声对着自己的伊人这样说道。

 

铃铛在不断流失的岁月中注视着那个人。看他在无助地哽咽,看他在重振后欢笑。日子不断地过去了,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不同。风水轮流转,无论是辉煌还是过往,全都变成了过眼的烟云;但是仍不忘初心。铃铛拨动黄色的小铃,清脆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熟悉。

“可以下定决心了吧?”

那是一个普通的晌午,太阳明媚得可怕。

不断走进,不断走进。铃铛慢悠悠地推开那个人的门,风铃的声音混合着蝉鸣,夏日有些闷热的气候和房间内的冰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12眯着绿瞳,将门打开。看到了自己的好友,12有些惊讶。并没有事先说明——铃铛就这样一声不吭地来到了这个地方。12将自己的友人拉近屋里,关上了门。夏天的气候和12极为不符。12很白,这种白也不是美帝那种白,就是那种被各种东西往脸上敷后的效果。铃铛摸摸12的脸,食指在脸颊附近摩挲。12没好气地拍掉铃铛的手,打了个哈欠往屋里走。偶然的一回眸,发现铃铛的眼神极为温柔。

那种可以将所有的一切都包容进去的温柔。

这是一个普通的下午,温度适宜得奇特。

游戏的声音划破了原本还算安静的氛围,不断闪烁着的屏幕上是大大的书写着GAME OVER的画面。铃铛撑着头,看着被拉上的窗帘,回头问了12一句。

“大当家你为什么不把窗帘拉开啊?”

“啊?”12咬着棒冰,吸溜着碎冰,“太阳这么大你是想晒死当家的?”

“没没没。”铃铛将游戏关掉,在沙发上软软的躺着,蓝色的眸子闭上,语气慵懒地解释,“大当家你特别白,特别让人联想到小白受。”

“你™才是受。”12将已食完的棒冰壳子放在桌子上,有些在意地掐了掐自己的脸。砸吧砸吧嘴,嘟嚷了几句,12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,跑到里屋把一袋小零嘴儿从屋里拿出来,递给铃铛:“给,大当家送你的,还有一个月保质期,放心吃!”铃铛义正言辞地拒绝,顺便将小零嘴儿撕开吃下去。味道还不错,铃铛看着12又从里屋搬了一箱出来,拍拍箱子,鼓着腮帮子塞进一袋又一袋的零食。

“大当家你是不是从楼下那家店订了好几箱……”铃铛干脆起身一屁股坐到12旁边,在箱子里翻找,“我靠这个都有,大当家66666。一个月后大当家重新回到200斤巅峰。”

12:“卧槽这个铃铛要事情的!作为大当家,我的一切都来源于你们,所以我的重量从侧面来说,是来源于你们。对的,铃铛你重我也重,所以是铃铛你重。”

铃铛沉默了一下,极为熟悉地从沙发后面拿出体重器,然后站了上去。

“我是正常值。等等卧槽,怎么上升了?”铃铛回头一看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——12将一只脚踩在体重仪上,头凑近来发出杠铃般的笑声。铃铛把12拉上体重器,然后把12往前推,自己就藏在12的背后。体重器表示它很艰辛。12把铃铛挤下去,自己看看体重器的值。看着还不错的,对的。12溜回地板上,继续与开着的小零嘴儿作斗争。铃铛在12测的时候就看了一眼,发现12不是正常,总的来说有点肥,即使12看起来偏瘦。

身为朋友怎么能说胖呢?肥将代表一切。

铃铛从桌上拿出遥控器,有些惬意地就这么靠在白色的桌子上。白色的屋子,米色的沙发,蓝色的帘布,还有黑色的屏幕。桌子上堆积着零食袋子,白色半透明的花瓶里是一枝绿芽。12撑着头有些昏昏欲睡,看着铃铛的样子,缓缓开口:“铃铛啊,你不困……啊……吗?”

边说着,头越往下点。铃铛一歪头:“大当家我俩挤挤睡下去吧。”12迷迷糊糊地就干脆摆手答应。驼太久背都有些背酸了。12把背往后仰,已经触到耳尖的头发在颈部摩擦,有些痒痒的。伸手将头发捋到衣服外边,绿瞳眯成一线,脚步不停地向里卧走。铃铛看看时间,有些疑惑的啊勒了一声。

“大当家你这么早睡啊?”

“我开门的前几秒我就在睡,你一个电话直接就吵醒我了。”12有些危险地看着铃铛,“我靠我才想起?不行,铃铛,你将为此付出代价。“

“我能干什么?“铃铛耸肩,“帮你打白金吗?”看着12点头,铃铛平淡地吐出一席话:“我帮你打什么啊?”

12把钥匙插进锁里,喀拉一下打开门,用着特别认真只有在拍照时才有的语气也吐了一句话:“Galgame”

 

房间里的空调开得倒是很足。铃铛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,转过来看12把外套脱掉。极为快速地将外套脱掉,12坐在床边,两只绿瞳变成了死鱼眼一般看着铃铛。12让铃铛别把桌子边的瓶子弄掉:“诶你看A片记得别撸管撸到把我瓶子弄掉啊,年轻人别太年轻旺盛,知不知道撸管虽爽,但,但什么来着?算了算了反正记得别把瓶子撸掉啊。”说完12就钻进被子里。海未的抱枕被他抱在怀里,嘴角的弧度像是拥着珍视的宝物——倒不如说是将抱枕当成了女友。

铃铛不去看12,只是转过去看12的麦。12的麦原本灰尘挺多的,毕竟陪了他几年。12的坏习惯就是将麦电脑卧室组合在一起,导致只要忘了关麦还没放BGM就会听到12睡觉时候的声音。铃铛摸摸那个新的麦,心底还是有些异样感。

三年了吧,铃铛眯眼。撑着头趴在桌子上。桌子冰凉凉的,空调就这样近乎无声地将这个房间一点点冻住。

 

第一年,发芽

第二年,生长

 

这种叫做爱恋的东西在孰知后开始萌发,即使明知道对象,大概是不应该爱慕着的,但还是萌发着。如果将这一切当做生长的话,大概自己在这一年里是在营养不良和生长过盛之间不断徘徊。

12的性格和那个地方人的性子差不了多少。爽朗、说话没遮拦、性子直、重情义——一模一样,即使现在变了,但骨子里还是一样的。12不是小孩子,也没小孩子那种纯粹地向前冲的那股劲儿。他要顾忌些东西。他还是和以前差不了多少吧,至少他渴了会喝水,困了不会歇。抽着包烟就这样待到直播结束。

好像,好像有一段时间没看过他的直播了吧。

12这个人,就是一个戴着面具却不停摘下的扮演者。他扮演的是笑着的大当家,不是12.不过两个人的载体都是同一个。人怎么可以轻易去死呢?对的,12说过的,

那么既然如此我也不能死,无论是那一个角度的死。

铃铛缩在电脑桌这边,电脑的屏幕亮着光。熟悉的、魂音泉的歌从音响里不断外放出来。并没有和他合唱过,也从来不曾深入想过。蓝色的帘布缀着点点白色的光点,下午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。温暖又舒适的温度从外头表露出来,里面是凉冰冰的。

铃铛睁开眼睛,脚在地板上划了几下就推开椅子走到12旁边。

 

第三年,徘徊

 

“大当家啊。”铃铛以一种叙事的平淡口气倾诉着,“我们两个认识了很多年了吧?”

“12年,我们因为MC逐渐熟悉了,然后过去了一年吧?我说,我不再入服了。”

“那时候的你的语气挺急的。可是我只是最开初的创世神,那时候我把创世神的职责退给了小黑。”

“说到底那年我为什么傻了要退出呢?”

“因为你啊。”

语气一转,铃铛几乎是咬牙切齿了般从喉咙深处说出来。因为认定了12还在睡的事实般,语气残忍得不像话,但还是有些轻快地说了下去。

“你看我们当年多好啊”

“能在一起玩的时间无限大无穷多”

“为什么我要放弃了?”

“为什么我要离开了?”

“为什么”

铃铛左手抚上脸,身体因为兴奋而颤抖

“我要喜欢上你呢,大当家?”

无助的、不住地颤抖,金色的发丝在冰凉的空中摇晃,比起天空更为深沉,比起大海更为简明的瞳孔失了神般,呢喃地出口

“大当家”

“植物是怎样生长的?”

“发芽生长开花结果“

“这是植物的一生“

“如果说喜欢这种情感也是植物的话“

“那么它的一生大概是“

“发芽生长枯萎死亡“

“发芽生长开花枯败“

“可是呢,当家“

“我对你的喜欢好像一直没有变过“

“它一直在生长“

铃铛半晌缓缓启口,语气平缓得呆板

“12“

“有人说“

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“

“那么面对对着你告白许久的真红美铃铛,我自己“

“身为12dora,身为大当家,身为你本身“

“你怎么想的?“

铃铛牵起12的手,如情人耳语般呢喃着,依旧延续着前一秒明明该作为表白却像自讽的语气。

原本没有什么力气的手很小地回握住铃铛的手。

挣扎着从被窝里出来的12揉揉眼,语气爽朗:“在一起”

“诶?”铃铛错愕了数秒,才回神。

“喜欢就在一起啊?”这个山东人的翠色瞳孔盯着铃铛,语气自然,“我说,我们在一起。”

“诶我跟你讲铃铛,你刚才的话超触的,卧槽刚听到大当家吓了一大跳,好歹是大当家,凭借我超人的演技算是瞒过一关了吧。互相喜欢就在一起嘛。我告诉你,出柜还是有风险的,我有问过那个谁来着,他跟我说了一些技巧的!”12有些眉飞色舞起来,“呵↘呵↗,只要有信仰肯定可以的,对的,相信大当家,当家带你飞……”

铃铛像是为了抑制什么似的一直低着头,等12讲得有些要咳嗽的时候一下把12扑到,挂在脸上的灿烂笑容让12险些认为是有太阳糊了铃铛一脸。铃铛闻着那人身上传来的烟草香,有些满足地嗅了一阵,口里做着口型却没有说出声来。

 

-我喜欢你

-不要拒绝

-因为我的表白从我陪伴你的那一刻开始就不断寄出

-拒绝了我依旧喜欢你

-如果不想要的话就将这些丢掉

-没事,我们还是好朋友

-很要好的朋友

 

This is a story about us

Accompany the longest love confession

I love you

Always, always have

Love you

 

This story never ends

We know that life under the plan period

评论(1)
热度(24)
  1. 肆意妄言米粥QAQ_葛优瘫中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生活处处有惊喜,下章高能预警。

© 米粥QAQ_葛优瘫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